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5章 联动(十五)
????宋国的元旦比西历的年初一晚上大概一个月,西历年初一过后欧罗巴行省才开始准备元旦。若是后世的某位圣人见到这作派,大概就觉得行省这么做太大宋主义。欧罗巴行省的官员里面没人会这么想,既然欧罗巴行省已经是大宋领土,自然一切都要按照大宋几千年的传统来做。哪怕行省大多数人口都是欧罗巴当地人也没让这帮行省官员觉得有啥不妥。

????在行省内部普遍认为正因为当地人习惯了欧罗巴传统,行省才格外要移风易俗。元旦是大宋最重要的节日,更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眼瞅接近年关,放假和庆典都已经确定。大马士革总管郝康的使者到了雅典,使者送上了礼物,一大箱红柳枝。还在行省宴请使者的宴会上做了红柳枝烤羊肉串的菜。还别说,红柳枝串的羊肉烤出来之后不光是味道不错,肉质好像有些明显变化。

????郝康这么上道,行省这边也相当满意。之后双方就明年的贸易进行了讨论,大家当然不会讨论的那么细,而是做了政策层面的交流。大马士革有三大产物,最出名的自然是大马士革弯刀。用奴隶王朝附近出产的乌兹钢制成的大马士革弯刀在东地中海非常有名,行省官员最近一两年都没办法用大马士革弯刀作为礼物送给国内亲友。郝康请求大宋在这方面提供帮助,行省很爽快的答应来下。帮人就是帮自己。

????大马士革另一种着名产物是肥皂。大马士革肥皂采用橄榄油与月桂油制成,有棕榈油制成的肥皂用多了手背上的皮肤会出现干裂的情形,大宋的研究结果是棕榈油肥皂去污去油能力非常强,使用时候对皮肤的皮脂破坏严重。橄榄油和月桂油肥皂就没这个问题。国内不产橄榄油与月桂油,研究结果是豆油为主的肥皂就没这个问题。然而棕榈油的优点在便宜,比豆油低了一半不止,价格是橄榄油和月桂油肥皂的好几分之一。

????郝康提出与行省合作创立大马士革橄榄油月桂油肥皂的品牌,让如此昂贵的肥皂能展现出它真正的价值。行省官员当然表示同意,还忍不住称赞了一下郝康毕竟是在大宋留学中长大的,见识完全跟上了经济形势。

????种植橄榄树与月桂树的地方也能种植许多产生芳香油的植物,大马士革第三样闻名的产品就是香水。大宋并不缺乏香水,赵官家在福建的时候就和开钱庄的齐家子弟齐叶合作香水生意,齐叶后来做到大宋总钱庄行长的职务。香水在大宋已经发展成一个不容小觑的日用品行业,以大宋引入的大马士革玫瑰为原料的香型占其中不小比例。郝康认为在整个地中海地区闻名的大马士革玫瑰香水行业不能这么被破坏,他希望行省在香水销售上与大马士革合作,尽快恢复当地近千年的传统产业。

????这对行省来说也不是问题,行省比较过大马士革本地玫瑰制成的香水与大宋引进的大马士革玫瑰制成的香水。就不得不承认一方水土养一方花,最基本的味道算一样,大马士革本地玫瑰花从每一个角度都胜过引入的大宋产大马士革玫瑰花。行省完全没理由拒绝恢复大马士革地区玫瑰花生产。

????郝康的使者非常了解元旦对大宋的意义,他没有留在雅典过元旦,而是约定初七之后再来。等郝康的使者离开,行省接待人员继续准备过年。大年二十九,郝睿的使者来了。

????谢松立刻被叫去接待,这让谢松心里面非常不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哪里缺谈事情的这几天。不爽归不爽,谢松还是接待了郝睿的使者。与郝康的使者那一副生意人的圆融表情不同,元国使者看上去就正经的多,一副官员模样。正式问候完毕,这位元国官员开口说道:“谢阁下,我们元国要恢复贸易。”

????“我怎么不知道元国何时退出了四方同盟。”谢松语气中都是戏谑的味道。

????碰了个软钉子,元国的使者脸登时有些发红。谢松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心里面则有些暗爽。等了这么久,元国总算是派人来了。谢松可不认为元国会这么简单的恢复贸易,他已经做好了谈上三五个月的心理准备,所以他对元国使者选的时间非常不满意。

????憋了半天,元国使者问道:“谢阁下,你是说现在就可以进行贸易么?”

????谢松对这个新人的表现有点同情,以前元国的代表可不这样,那人是个非常不错的家伙。谢松只能说道:“我没记错的话,元国从来没有退出四方同盟。按照四方同盟的章程,你们随时可以进行贸易。”

????听了这话,元国使者有些激动的说道:“我们现在就可以买卖么?我看章程上写,贸易局全年无休,每天都营业。”

????“当然可以。”谢松说完之后打量着这个看着不靠谱的使者。他真是被这厮给惊住了,元国这是要搞什么?预计中谈上三五个月的时间呢?谢松问道:“以前负责此事的吕侍郎呢?”

????使者表示自己不清楚,但是看他的神色,这位使者很清楚。谢松笑道:“这位兄弟,你要是只来这里一次就罢了,我会向以后负责此事的人打听。若是你以后就管这事,何不告诉我吕侍郎的近况。早说晚说不都是要说么。”

????使者听了这话迟疑片刻,最后说道:“吕侍郎过世了。”

????谢松听到这话忍不住叹口气。元国上层内斗居然牵连到那家伙,实在是没想到。不过谢松很快想到连元国王太后都在这场内斗中死去,一个侍郎又算得了什么。他没再提这个话题,而是叫来行省负责贸易的干部,让他带着这位元国新手去交易所看看。

????干部一脸的不情愿,最后只能带着使者走了。谢松心里期待事情千万不要再出啥差错,大过年的好不容易歇几天,谢松可不想为了这件事再爬起来。

????包括年三十在内,元旦一共休息八天。过了年之后,雅典的行省官员开会,耶律洪上来就告诉大家,可以去蜂窝煤厂拉煤了。这批煤是元国煤,大伙再不用忍受希腊褐煤的煎熬。这件小事登时就引发了会议室里众人的欢喜,再小的针,每天都被戳着也让人难以忍受。中断了一年多的贸易终于恢复,效果是立竿见影。

????交易所理论上全年无休,实际上过年的时候和放假没啥分别。所长向大家汇报情况的时候显得并不高兴,大家都能理解他,也就不在乎这位的语气和态度。元国这次并没有带来交易的粮食,而是送来了煤炭与皮革。所长对于煤炭一言而过,对于皮革是大批特批。

????“皮革想用得先鞣制,元国的糅革水平烂的很,以前他们知道自己不行,皮革晾干之后都送来咱们这里鞣制。这次送来的皮革中好大一部分都是元国自己鞣制过的。这帮泼材也不知道怎么鞣制的,几乎要把皮给沤烂了。那味道熏死人!我这几天饭都快吃不下了……”

????夹杂着介绍和抱怨,所长骂了四五分钟。要不是耶律洪温言提醒,所长大概还能再骂至少四五分钟。

????“他们有说粮食出口的事情么?”耶律洪问道。

????“说了,不出口。”所长立刻答道。

????“为什么?”

????“好像是收不上来粮食。”所长讲述着他听到的内容。

????“就算是元国的气温,粮食也不可能存几年。”管粮食的处长立刻表示不解。

????“那个使者是临时提拔上来的,知道的东西不多。反正他是说元国现在收上来的粮食只够正常营运,也没说粮食都去了哪里。”

????这消息让大家非常讶异,郝仁在世的时候元国粮食简直是潮水般涌向四方同盟的市场,和元国的煤炭与皮革一起赚了大钱。也让东罗马帝国的官办手工工厂几乎满负荷运作。这两年也没什么大灾,元国竟然收不上来粮食。这未免有些异常。

????看大家都不说话,耶律洪问谢松,“你觉得会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谢松答道。他心里面已经闪过好几种可能,但是谢松不想说出来。万一耶律洪当真怎么办,更糟糕的是耶律洪假装当真了怎么办。

????谢松不表态,其他人就开始发言,有认为是内战后元国朝廷控制力下降的,有认为是元国百姓用粮食饲养牲口的,还有的认为元国崛起了一票支持郝睿的民间武装,他们的头头大概在努力控制地方。

????这些想法谢松之前很快就想过了,但是他觉得这都不是重点。现在运来的货物是煤炭与皮革,也就是说元国国主能够有效管理的领域就是这些。这些领域以前都是郝仁轻松就能管到的地方,这位不到二十岁的郝睿貌似还真的继承了郝仁的一部分力量。从道理上讲,元国是真的稳定住了。看来还不能完全小看郝睿这个年轻人。
为您推荐